目前日期文章:201012 (4)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hilip Pavilion by Le Corbusier, 1958

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cessing擁有強大的多媒體支援能力 可以運算各種輸入訊號

Grasshopper則能夠快速地運用參數化結構演算出各種不同形式的3D物件

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Processing在布林運算的限制上相當嚴格

使用者必須自行定義幾何圖形的公式

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以Ben Nicholson為例,他同時是個建築師、歷史學家、也是個神祕主義者,他小心翼翼地在筆記本上用鉛筆素描探索迷宮的數值化科學。他的終極目標是去連結數值、幾何學和宗教的概念,他認為迷宮、神話與宗教對建築歷史具有重大貢獻。對Nicholson而言,迂迴的河道(meander)是時間和空間中最基本的物質運動痕跡,而迷宮正是源自於將迂迴河道折疊起來的空間形態:這正是建築純粹意圖的首次顯現(appearance),是建築的ursprung。但是從河道規則的細節,Nicholson找到了似乎與其他地方極度不同,異質同型的數值關係(numerical isomorphism),正如同Hebrew神話Alef-Beit中,神祇Hajj在七天中所進行的活動,另外,更可以類比到St. John的Book of Revelation中所展現出來的結構。對Nicholson而言,這三個純粹孤立在建築之外的例子是非常重要的。與Cohen不同, Nicholson認為數值得以重構建築,是因為數值對建築而言同時是必要的,卻又擁有完全不同的成分(heterogeneous)。數字不是建築;數字是Abrahamic教中的傳統播作用在建築上後所得到的效果;在佛洛伊德式(Freudian)的語言中,Nicholson所操作的過程,是一種移置,將原本在建築活動上面的慾望類比為理想藍圖(dreamwork)。或者我們可以用更當代的說法,Abrahamic系統在Nicholson所探索和建構的建築群體中是不可動搖的基礎建設(inferstructure)。在Nicholson將這些分離的趨力(disparate forces)聯結、交匯組合的操作過程中,我們再次看到了慾望。

OT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