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分類:理論文獻 (8)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Paul Coates 編程。建築(programming architecture)

的研究架構與再思考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當前的空間Pattern

        Herzog & De MeuronJean NouvelVenturi Scott BrownOMAZaha HadidUNStudioONLMVRDVWill Alsop站在空間Pattern設計革命的前線時,一些其他的組織(包括Future SystemALAKlein DythamReiser + UmemotoLab Architecture StudioSauerbruch HuttonLAB[AU]NOXDaniel LibeskindFATMAKEHild UndKJuergen MayerDavid AdjayeETH ZurichMIT SENSEable City LabMIT Sociable Media GroupAranda/LaschPopularchitectureP-A-T-T-E-R-N-S)也進入的這個領域的研究。最近的書籍、論文和展覽也暗示了當前空間設計中朝向Pattern的轉變。2004OASE Ornament2006Michael KuboFarshid Moussavi出版的The Function of OrnamentReiser + UmenmotoAtlas of Novel TectonicsPrinceton306090 Decoration2007Ceil Balmond發表的一個建基於工程學的Pattern宣言Element[1],和Birkhauser發表的Pattern in architecture, Art and DesignPattern(Context Architctrure)[2]2007TorontoMKG127所辦的團體展覽Pattern Theory。以及2008Harvard設計學院的Patterns: Cases in Synthetic Intelligence Exhibition也從社會文化、地理圖像、人類和人種學的角度出了各種Pattern的可能性[3]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們可以合理地將Pattern視為一種能夠在現實世界中進行建構活動的形上學當我們透過削去(substrate)(或重組)一些基本元素,去理解我們世界中的各種Pattern,我們能夠再創造、並延伸我們的智慧,這種智慧的延伸,我們稱之為技術(technology)…正是透過Pattern所突現出來的力量,我們才得以超越有機主義與自我複製技術,正是Pattern所具有的持續地自我複製系統(self-replicating systems)的表現。Pattern持續地體現在生命和智慧中,使得Pattern遠比組成其自身的材料更為重要。

Kurzweil, Ray, The Singularity is Near, 2005.[1]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Space Time Sound: Conceptual Art in the San Francisco Bay Area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Philip Pavilion by Le Corbusier, 1958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以Ben Nicholson為例,他同時是個建築師、歷史學家、也是個神祕主義者,他小心翼翼地在筆記本上用鉛筆素描探索迷宮的數值化科學。他的終極目標是去連結數值、幾何學和宗教的概念,他認為迷宮、神話與宗教對建築歷史具有重大貢獻。對Nicholson而言,迂迴的河道(meander)是時間和空間中最基本的物質運動痕跡,而迷宮正是源自於將迂迴河道折疊起來的空間形態:這正是建築純粹意圖的首次顯現(appearance),是建築的ursprung。但是從河道規則的細節,Nicholson找到了似乎與其他地方極度不同,異質同型的數值關係(numerical isomorphism),正如同Hebrew神話Alef-Beit中,神祇Hajj在七天中所進行的活動,另外,更可以類比到St. John的Book of Revelation中所展現出來的結構。對Nicholson而言,這三個純粹孤立在建築之外的例子是非常重要的。與Cohen不同, Nicholson認為數值得以重構建築,是因為數值對建築而言同時是必要的,卻又擁有完全不同的成分(heterogeneous)。數字不是建築;數字是Abrahamic教中的傳統播作用在建築上後所得到的效果;在佛洛伊德式(Freudian)的語言中,Nicholson所操作的過程,是一種移置,將原本在建築活動上面的慾望類比為理想藍圖(dreamwork)。或者我們可以用更當代的說法,Abrahamic系統在Nicholson所探索和建構的建築群體中是不可動搖的基礎建設(inferstructure)。在Nicholson將這些分離的趨力(disparate forces)聯結、交匯組合的操作過程中,我們再次看到了慾望。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建築從基礎上便受到數字的影響。從畢達哥拉斯以及柏拉圖式(Pythagorean-Platonic)關注和諧和比例的哲學,建築理論便將建築理解為一個在物質構成物以及抽象先驗數學概念之間的支點。在2004年的春天,我為Whitney博物館舉辦了一個展覽『由數字建造的建築』。本展覽的動機很單純:羅列當代的各種建築案例,這些建築案例是透過數字的涉入(involvement)而完成的,並且這個涉入的過程已經開始比建築涉入建築物的關係還要基礎。

顯然,許多主流的建築作品已經直接地運用數值(在進行這樣的設計),包括來自經驗的數據資料庫(MVRDV,UNStudio)或是數位化的動畫拓樸學(Greg Lynn等)。但是當我們的經驗幾乎都被數位化之後(digitized),這種吸收計算能力的涉入,開始被視為是學科中一個不可避免的主要部分。展覽中的五位藝術家建築師(artists-architects)[1]找出了使用建築學科中高度非現實資訊的方法,他們操作了物件、地方或是那些建築中視為脫離常規或甚至是著魔(obsession)的觀念。這些(令人)著魔的觀念包括迷宮的數值化(numerology of labyrinths)、對超限地景(Extreme landscapes)的數位記錄、自反射(self-reflexive)與自否定(self-negating)的幾何學變形、由人類身體表面所運算出來的數值紋理、或是透過取得(涵構中)標點(punctuation)的資訊而衍生出來的地景。存在在這些作品中的建築,並不只是物件操作的實踐,或是一段對常識進行設計的過程,而是為了思考如:作者與生產之間的關聯,這樣特殊藝術問題而制定的架構;這種對比的關係就好像將當代空間特有的抽象計算特性,比對起純粹官能性的感官空間經驗;或是將民意代表拿來比對起個人性的陳述。在這個領域中,建築是一種特殊活動,同時也是一種特殊的心智架構,它有意識地選擇用某些特定的方式進行思考。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由數字建造的建築(Architecture by Numbers)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