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n AllenAny23期的《圖示素材(Diagram Matter[1])》中,指出『圖示(Diagram)』的主要功能,是一種幫助設計者組織抽象思考的方法。它為設計者彼此溝通需要,提供了一座解釋功能、辨析形式、結構或計畫的橋梁,更標記出時間與空間中的不同計畫。包括了時間、事件、趨力、阻力、密度、分布和方向等在形式上和計畫上的配置都可能被視為是組織圖示時影響決策的參數。

alexanderplatz   

Mies van der RoheAlexanderplatz, 1927.

不同於古典理論中將圖示視為是建立在想像力基礎上的化約活動。Allen認為現代主義者的Montage實踐,往往透過切割與不連續性的方法,來表達對整體的判斷。他舉Mies van der Rohe1928年對BerlinAlexanderplatz規劃為例,說明現代主義的 Montage觀點。Mies在既存的19世紀城市文理中,置入一系列透明幾何量體,作為新都市性的象徵。透過這些幾何量體與舊城區的拼貼再現,Mies暴露出都市生活分裂的、碎化的、差異化的本質。Allen認為這種Montage式的分裂、碎化狀態似乎為現代主義創造了許多新的空間奇觀。然而,碎化與分裂不過是為了方便設計者進行圖示操作,因而使用化約方法所導致的附加效應;但不應該是圖示與規劃所預期要達到的結果。

Allen認為當代圖示對設計者的意義,不應該藉由將圖形指涉物件來營造令人錯亂的複雜度;而應該期望透過新的組織方法與說明方式,去理解過去不曾被理解的關連性。換言之,當代對圖示的認識不應只是圖示內容不應該是被『植入的(Embedded)』、或『具體化(Embodied)』到圖示中;相對地,應該是透過內容本身的定義,創造出圖式的輪廓描繪、或揭露出來。

因此,Allen1999年將過去物質由原本的邊界和限制,朝向更為基本的空間組成單元並以點和線為對象出版《點+線:城市的圖示和案例》。他將建築視為一種『影響(effect)』,並將這種影響的概念,延伸到對形式的態度上,他認為形式對活動的影響力比形式的造型表現更重要。Hays[2]認為Allen提出的這種概念,讓介於物體間的形式構成一種透過活動產生影響力的基地。因此,機能與形式不再對立,形式被再度概念化為一種對結果、活動、都具有影響力的條件。形式本身會影響表現和回應,成為一種非固定式的框架,設計者使用地圖和圖示的方法只能部分的理解基地內容。

Hays舉美國城市為例指出美國的城市如何顯示場域條件:美國城市是一種巨大的去領域化平面、其邊界往往附帶有地理和地形學條件[3]、而透過格狀、馬賽克的方式、重新拼合與『再區域化(re-territorialized)』既有平面,一方面,城市中的能動者受到如交通動線、基礎建設,這些點與線的趨力所影響。另一方面,這些分隔城市的線狀與點狀的設施,也同時受到表面的活動強度而不斷在變更、調整。Hays認為這種形式與內部活動相呼影響的狀態,便是Allen所謂的場域條件的主要概念。場域條件的描述策略,跳脫了如邊緣城市、郊區、線性城市等現代主義式的城市認知內容。這種概念標籤了一種無法被有效管理的後城市生活狀態,需要同時透過圖形與特定條件定義,才可以找尋到演變生成的規則。場域條件的圖示化操作帶來一種新素材邏輯的可能性,這種邏輯得以工具化地進入意義的領域,並進一步再現意義。在這種邏輯底下,是文字化的規則與圖示被表現得如同建築,而不是建築被用來表現論述。

[PE_Arrange] by M+A Lab

Built with Processing + toxi

pe_0 pe_1  

根據上面的文獻,以下的程式操作PE_arrange則是企圖以點單元作為基本元素,開始發展ㄧ個能夠實作空間圖示狀態的可能平面配置操作PE_arrange。我應用物件導向編程撰寫,將Allen所指稱的作用點單元稱之為基本元素(Primitive Element; PE)類別,透過其擁有偵測其他PE單元的能力,每一個PE會根據不同的規則與參數,實作出對應不同環境狀態的方法[4]。預期會進一步加入環境條件擾動,或是不同的平面擴展規則、平面安排規則,並應用多型方法賦予更多派至規則與定義。

 pe_grasshopper  pe_grasshopper2  

另外我也簡單在Grasshopper製作了一個2D範圍內,亂數點擴展規則的元件,0116評圖的同學可以點擊 這裡下載 檔案 試試看。



[1] Allen, Stan,

“Diagrams Matter,” in Any, no.23.16, Berkel, Ben van and Bos Caroline edited, New York, Anyone Corporation, 1998.

Points + Lines: Diagrams and Projects for the City, New York, Princeton Architecture Press, 1999 .

[2] Hays, Michael,

Modernism and the Post humanist Subject,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MIT Press, 1992.,

[3]被河流、山地的範圍、甚至是法定界線所阻擋。

[4]目前只實作相關於鳥群運算的尋找標的Seek、對齊align、分散seperate、聚集cohesion等方法、以及相關於平面配置的expansion方法。

 
 
 
 
創作者介紹
OT

M+A Media Lab

OT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diophy
  • 謝謝學長~
    下載了你寫的pe.gh,真的可以用耶
    Thanks~
  • 別客氣
    注意到 這個gh程式裡面透過每一次疊代
    檢討每一個點狀元素(PE單元)在擴張後 與其他元素間的關係
    因此擴張量後的小數點位數 有時候會影響到單元的間距
    不會 讓所有的距離均等
    這個可能之後需要再加入判斷式對每一個PE單元 作調整

    另外 我之前則是用processing驅動grasshopper
    作類似的操作 那時候就沒有這樣的問題 相關網址在這
    http://h9230669.pixnet.net/blog/post/95283976

    因為 processing 中每次讀取疊代
    都是畫面上的一個 pixel 控制其生長的資料值為整數 int
    因此 不會像 grasshopper 中控制值為 float
    導致 物件間隙不均的狀況產生
    這是資料屬性本身特性造成的演算結果產生的差異 你也可以參考看看
    希望能幫的上一點忙 :)

    OT 於 2013/02/01 23:15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